云顶集团电子游戏网址.首页(欢迎您)

云顶集团电子游戏网址

白水煤矿今昔

单位:蒲白矿业作者:管理员发布时间:2021-05-28 点击数:1143

煤炭工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。白水煤矿储量丰富,质地优良,历来为人们所称赞。但在旧社会,这宝贵的自然财富,却成了少数人巧取豪夺,奴役劳动人民的资本。矿工当牛作马,不仅填不饱肚子,连生命安全也没有保障,过着人间地狱般的日子。解放后,矿山回到人民的手中,白水煤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我在白水煤矿工作了四十多年,解放前历任新生煤矿股长、科长、襄理等职务,解放后新生煤矿走上了公私合营和国营化的道路,我又任国营白水煤矿的经理和副矿长等职务,目睹沧桑,抚今追昔,感慨殊深。现在把白水煤矿的过去扼要介绍一下,使人们明瞭新旧社会天渊之别,更坚定地跟党走,为四化建设贡献力量。
  白水煤开采历史的记载和传说
  白水煤炭是什么时候开采的?据白水县旧县志上说:清乾隆年间,有煤井230余眼。并说,当时有炭户头名目,假称供应官炭,暗中渔利,乾隆十八年知县梁善长把这项陋习革除了。还记载说,煤井庸工人入穴取煤,因工伤亡,尸亲与煤井主人诉讼,知县刘令贻断令井主给棺木银四两,布二匹。刘令贻是清康熙年间的白水知县。这足以说明,白水煤的开采当在清朝以前。
  白水煤的发现和开采过程,据民间相传,煤是在白水县东30里处的洛河沟发现的。当地人民在洛河沟劳动,发现石岩缝中有一层黑色东西,采下来试烧,火力很强,于是人们就从有煤线的石缝中挖洞采煤,用作燃料。除自己用以外,并拿到集市上出售。洞挖深了,继续挖有困难,就到距离煤洞较近的半坡沟稍平处试凿竖井采煤,井挖一、二百尺。以后逐渐发展到平原竖井。竖井用木制辘辘绞煤,采煤在当地就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生产事业。
  白水煤田区域,分为三梁,是渭北黑腰带。白水县东阿文村、西固、东固、洛河沟一带叫作东梁,冯雷镇一带叫作中梁,白水县西河一带叫作西梁。东西二梁沟坡较多,井浅,平均深度三、四百尺;中梁地势平坦,井比较深,一般深度四、五百尺,最深的七、八百尺。
  当时没有钻探设备,人们只凭经验和直观的方法打井。就是从别人井下煤的走向和煤质好坏,来决定自己凿井的方向和地点。由彼到此,一井一井相继开凿。由县东洛河半坡逐渐西移,到辛亥革命前夕,已西移到冯雷镇西南前村附近的陵角井(贺家陵)。据这个井的主人讲,是1908年凿成的。即今白水煤矿的官路井,也是按照这种方法,在1918年凿成的。因为凿一个竖井,需要很多银钱,所以煤的开采,就为当时有钱的地富和豪绅所垄断。劳动人民是没有财力可以开凿的,即就是富豪,也往往要几家联合起来,才能凿成一井。几家联合凿井,就由几家轮流采煤,每家生产一天。工人受井主雇佣,只许给一家干活,没有去别家干活的自由,是封建性的雇佣劳动关系。
  旧社会煤井主人对工人的残酷剥削
  这种小型手工煤井,生产非常落后,管理也极简单,但对采煤工人的剥削却是非常残酷的。煤井的井主人每天去井口一次。有的是主人亲自去,有的是主人觅一亲信人员代替自己去,这种人当时被称为记炭的。他们去井口是为了收取当天卖煤的钱和开发工资,并给当班下井的工人发照明用的灯油。每份灯油10两(16两1斤的秤),10两油一般都用不完,多发一点是井主人对井下工人的一种小恩小惠,目的是让工人尝一点甜头,给主人多干活。出的煤多,主人就赚的钱多。用剩的残油和工人多生产的煤比起来,那是微不足道的。井下照明的灯,形状象鸡,故名鸡儿灯,是当地瓷窑的产品。
  那时煤井工人下井的劳动时间,规定每班为24小时。每天中午太阳端顶时(中午12点),井下工人上下换班。每班下井工人只有 10余人,包括采煤的镢手工、装煤的岸手工、运煤的拉筐工和清理巷道兼做杂事的老活工等;井上有提升的绞把工和卖煤的锨把等。绞把工每班12人,每两组轮换工作,每绞12绳为一棒,轮换休息,每绳绞三个小笼,共重六、七十斤。每天昼夜不息,24小时约能生产煤10吨左右。当锨把的负责卖煤,兼管煤井的日常事务。煤井上还有称作老阿长的,是土煤窑上的技术工,他每隔几天下井检查一次。他的权威很大,工人得绝对听从,甚至可以随便用绳子和棍棒捆打工人。井主对老阿长拉拢利用,除给工资外,逢年过节还给送礼,为的是让他严格督促工人多出煤。
  工人的工资没有定数,即所谓出煤多,挣的也多,其实,每天工作面出的煤和当天卖出的煤,并没有什么联系,而井主人是以当天卖的钱多,就以为出的煤多。按一般情况,每绳可提升 60一70斤煤,如果那一天顾主多了,井主人或锨把给井下装笼的工人打个暗号,笼就装不满了,每绳降到40—50斤,甚至30—40斤,却按60—70斤给买主计算煤价,这样多赚的钱,井主给工人多分几个工资,绝大部分都落到井主的腰包里去了。
  当时煤井对来买煤的顾主,是看人行事的,有所谓白腿车和黑腿车之别。白腿车指的是偶而到矿上来买一次煤的农民,提锨把的见了这种车,就大耍欺诈手段,打暗号给井下,不叫笼装满,大减每绳的重量。所谓黑腿车,就是经常到矿上拉煤到别处贩卖的车,煤井为了拉住这些买主,好多销煤,就打暗号给井下,笼就装的特别满,而且多装块煤。
  煤井主人为了控制井下工人,不惜用鸦片烟来毒害工人。井主有意让工人吸上烟瘾,尔后就用鸦片烟作价开付工资。工人沾染了吸毒恶习,烟瘾发了,没钱买烟就要受痛苦。为了过烟瘾,工人就得给井主人拼命干活。井主人和烟房子互相勾结,8分钱的烟棒子,发给井下工人就抵1角,井主人坐收其利,残酷剥削工人。
  旧煤井的工人,还有许多无偿的负担,例如要给井主人和官府衙门供煤。当时规定:每班工人得给井主人无代价地出600斤煤。给山主(井口所在地的主人)出500斤煤。官府也规定,每个井口,每班工人,每一个季度要无代价地给县衙门供应官炭2000斤,一个井口是4个班,即每个井口每季度要供应官炭8000斤。那时全矿区约有40个井口生产,因此每季度煤井工人被官敲诈 160吨,全年640吨。这种封建陋规,延续了很长时间。
  井主只图多出煤,多赚钱,对井下工人的安全是毫不注意的。他们为了降低成本,多得几个钱,煤巷里连木柱也不支,对层出不穷的伤亡事故,归之于神不保佑,散布求神保佑的办法,来麻醉工人。各井主集资在冯雷镇西边修建了一座山神庙,每年阴历的3月和10月的中旬,要演戏两次,祈祷山神保佑工人平安。每逢演戏,各煤矿的主人均到场,杀猪宰羊,大吃大喝,大肆铺张浪费。他们还假惺惺地举行三跪九叩礼,祈求山神保佑工人平安。这种迷信活动,不独对工人的安全毫无保障,反有欺骗作用,使工人们发生错觉,似乎井主人很关心他们。实际上,井主人对工人的安全漠不关心,工人死了,井主只给少得可怜的一点命价,且因人而异,家属利害一点的,不好惹,就多给一点。有的井主人有军阀和权贵作后台,死者家属不敢得罪井主,给的钱就更少。据老工人说,每当下井死了人,井主为了达到少付命价的目的,往往采取极不人道的作法,把死者尸体倒吊着,吊到半井筒,借口命价没有说好,而不向上吊。使死者的亲人目睹伤心,为了乞求把自己亲属的尸体赶快吊上来,宁肯少要命价。可见,井主的心肠多么狠毒。
  因为井主对伤亡事故处理的不公道,也往往会激起煤井工人的反抗。这时,工人就采取停止生产的办法来惩罚井主人。工人大伙都停止工作,离开煤井,走进附近的市镇饭馆里,大吃大喝一顿。井主人慑于众怒难犯,不管吃喝花了多少钱,都得全都照付。
  白水新生煤矿的开办  
  1936年,西安和白水的地方人士韩仲鲁、徐裕如、刘楚材、王子中、李象九、李子余、田一明、刘子威等人,集资成立白水新生煤矿股份有限公司,开办新生煤矿。当时筹集的股金为3万元,由河南新乡万顺铁工厂购回半吨绞车一部,三节立式蒸汽锅炉一座,正准备安装生产,却遇到当地一些土煤窑主的反对。他们害怕安装机器生产后,会损害自己的利益。因此,机器久久不能安装。后经过再三协商,始达成协议,准将小煤井主开采的陵角井作价8000元,杏树底井也作价8000元,作为对新生煤矿的投资。因而,新生煤矿就在贺家陵角井口安装绞车、锅炉。1937年1月设备安装竣工,即投入生产。
  初开始生产时,管理机构比较简陋。矿厂设经理、协理,下设事务、会计、工程三股,负责推动全盘工作。西安设董事会,讨论决定矿厂重要事务,指导生产。董事会设董事长、常务董事、董事、监察等。经理和协理由董事会任用,贯彻执行董事会的决定,负责矿厂的生产管理工作。董事会每年召开股东大会一次,在股东大会上报告矿厂一年来生产和营业情况,并选举下届董、监事。矿厂每月都得向董事会汇报生产情况。
  1937年1月新生矿开始生产时,仍雇用原小煤窑下井的工人,生产的时间由原来每班24小时改为12小时。提升的设备虽有半吨的绞车,因井筒太小,装煤的荆条笼每笼只能装100斤,远不能发挥绞车的作用。每班下井工人20—30人不等,日产煤30— 40吨。每工每日工资1.50元,当时可买小麦一斗。矿厂没有技术人员,仍靠略懂土法采煤的老阿长指导生产。老阿长习惯于旧的一套,不懂新的生产方法,因此常和管理人员闹矛盾。
  井下采煤用尖镢挖,产量低,出力大。没有分掘进和采煤的工序,是一揽子采煤法。巷道运煤,是在四轮小车上放个长方形荆条筐靠人力向外拉运。井下巷道有一段中间高、两头低,工人叫它鸡儿架。因两面的坡度很陡,工人拉煤过鸡儿架,不仅费力,而且极不安全。上坡时得手拉住绳往上爬,下坡时又得用肩膀把筐扛住慢慢向下放。后在工人的建议下,把鸡儿架凿平了。
  井下采煤,还不敢放炮,因本地工人还没有掌握放炮炸煤的技术。只得因循守旧,用尖镢一点一点挖。井下虽有通风巷道,由于不重视通风工作,风道经常失修,起不到通风的作用,工作面空气很热,热得人喘不过气来,工人光着身子干活。井下照明,开始用的还是鸡儿灯,每工每人发老秤6两油,3钱棉花做灯捻子,组长发12两油。拉筐工把灯顶在额头上,在额旁边还别一个薄竹板板,作刮汗水用。实行包工制后,鸡儿灯改为锡铁皮做的圆胡灯。
  在新生煤矿陵角井做工的工人,都是附近农村的人,因此不需要给工人准备食宿的地方。1938年实行包工制后,外地来的工人多了,就在矿厂附近打了一些土窑洞,作为工人食宿的地方。作饭的炊事员,矿厂不管,是工人自理。这种大窑洞,叫做大庵,由一位组长负责管理。初办时没有澡塘,仅在旧井后的小把窑内设置了几个大盆,供工人洗澡,因盆小水少,洗不干净,工人意见很大,矿区限于水的困难,迟迟不能改进。
  总之,新生煤矿初办阶段,从生产到生活,一切都是沿袭旧的一套传统作法,除添设了一台绞车和锅炉外,其他和土窑采煤没有什么区别。就是工人上下井筒,由于工人害怕绞车不安全也不敢坐,依然从杏树底井筒坐人绞的轳辘上下,到后来胆大的工人试着坐蒸汽绞车上下,感到很安全,才终于把人绞轳辘停止了。
  新生煤矿的扩建和生产的初步发展
  日本侵占东北,关外许多煤矿落入敌手,国内煤的供应已趋紧张,迨至“七七”事变,全面抗战开始后,煤更为紧张。陕西由于沿海工厂的迁入,小规模的煤炭生产,就远远不能适应形势的需要。
  1937年秋,新生煤矿决定扩大井筒,争取多出煤,既是为了支援抗战,也是为了本身的发展,好多赚钱。扩大井筒的工程,到1938年竣工,生产逐渐发展,外地来的工人也多了,其中有会放炮炸煤的技术工人,采煤工序改进了一步。放炮炸煤的效率比用尖镢挖高多了,但打眼时仍要出大力,且很讲究技术,技术高打的眼炸出的煤多。放炮没有电线,是用炮捻子,人工用火点炮捻子,放炮工躲避不及,就会发生伤亡事故。有一次凿井筒,工人把炮捻子点燃了,叫上边赶快开绞车,不幸绞车出了故障,开不动,结果放炮工人被炸死。以后改用放炮器放炮,才比较安全了。
  井筒扩大了,为了提高出煤率,将0.5吨的绞车改为0.75吨的绞车,蒸汽锅炉由3节立式改装为4节卧式。装煤的荆条筐改为铁翻罐。日产量逐渐增加,达到70—100吨。
  这时,矿厂管理机构也扩大了。原来的事务股改为总务科,会计、工程股也改为科,并增设了营业科、医务所、矿警队。矿警队初设时有10余人,后发展到30余人,有长短枪30多支。
 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大举入侵,潼关外煤炭不能顺利运进陕西,严重影响了陕西各工厂的生产。国民党不得不开始对新生煤矿重视起来,以便解决西安各工厂的生产用煤问题。1937年下半年,国民党政府派铁道兵团筹建渭南至白水新生煤矿的轻便铁道。1938年夏,轻便铁道修到白堤,距新生煤矿尚有10多里,因隔个大沟,工程比较大,一时难以修通。新生煤矿在白堤购地6亩,雇马车把煤运到白堤,装车后再由轻便铁道运到渭南、西安。1939年上半年,轻便铁道终于修到新生煤矿井口,因此日运量由50多吨增加到100吨。这对支援西安各工厂的生产,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
  从1938年下半年起,新生煤矿所产之煤,完全由国民党政府陕西省煤炭统销处统购,不准许矿厂自己销售,这给煤矿带来极大的损失。因为统销处订购新生煤矿的煤,是一年订一次合同,签订合同时的煤价每吨6元,当时并不赔本。但不久,因通货膨胀,物价暴涨,生产煤的成本早已超过6元了,而煤价仍不许动,结果矿厂赔本。虽几经交涉,始允许每吨增加1元,但物价仍继续上涨,煤价却不许再变动了。这对新生煤矿的发展,造成极大的障碍。经营无利可图,生产却要发展,只得再集股金,竭力维持。先增资到5万元,仍感不足,又增加到8万元,最后增加到15万元。
  1938年下半年,新生煤矿的生产方式有所改变,把原雇用的农村工人,由矿厂负责安排,生产改为包工制。生产工人改由包工处从河南等地招来,而包工处不属于矿厂的机构。由矿厂与包工处订立合同,每出一吨煤,矿厂付给若干元,除大型材料(如木柱、机械设备等)由矿厂负责供应外,其他一切生产开支(如炸药、雷管、清油、洋镐、鎯头等小件工具)和工人工资,概由包工处负责。包工处设包工头、副包工、总管、老板、监工等。老板和监工虽然下井,但不干活,只是在井下监督生产。这是矿厂为了省事和应付物价的暴涨而采取的生产方式。这种方式只使工人身受多重剥削,而对煤矿的科学生产和管理毫无好处。实行包工制以后,采煤完全变成掠夺式的采煤法。什么地方好采,就去什么地方采,怎么采挖有利,就怎么采挖,只图赚钱,完全不考虑矿井的寿命。不几年功夫,新生矿陵角井下好采处的煤就采完了,煤没有采尽,造成了煤炭资源的极大浪费。
  为了维持新生煤矿的生产,只得另开新井。于是在陵角井西南400米处另凿一井,把这个井叫做二厂,把陵角井叫做一厂。一厂到1944年停产,利用这个厂的厂房办了一所职工子弟学校。
  二厂凿井工程,于1940年4月动工,1943年基本竣工,到 1944年3月才正式投产。投产的设备,有90匹马力蒸汽绞车一部, 4节和6节卧式锅炉各一座,装煤工具由铁翻罐改为木车,每车装350公斤,日产量为150~160吨。此井原设计日产量为500吨,由于设备限制,管理不善,始终未达到设计能力,也未能充分发挥90匹马力蒸汽绞车的作用。这个新井,由于包工处只图赚钱,乱挖乱采,不几年功夫,一个好端端的矿井,就几乎无法采煤了。于是又决定在官路另凿新井,称为三厂。1947年春动工开凿,工程未完成,同年秋白水县就解放了。此后,新生煤矿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。
  在此期间,由于物价飞涨,法币贬值,工人生活受到极大影响。工人每日的工资,月初可买6、7升麦子,到月底只能买 l、2升麦子。因此,新生煤矿职工的工资改为按煤计算,月终开支时,按当时煤的价格计算工资额。但是,物价是一涨再涨,纵然这样,吃亏的还是职工。生产的发展,丝毫没有改善工人的生活状况。
  各种社会势力对新生煤矿的勒索
  特别令人气愤的是,国民党统治时期,有势力的各种人物,无不把手伸向新生煤矿,制造种种藉口,肆意敲诈勒索。仅就我记得的几件事,记述如下,以见一斑:
  (1)因为抗战,经常要征兵,这就给国民党师管区和县兵役科以征兵相要挟而乘机勒索的机会。有一天,蒲城师管区一个王司令亲自到矿,要新生煤矿把5天出的煤折价全部卖给他,否则就要在职工中征兵。矿厂负责人在威逼之下,只得接受。
  (2)白水县兵役科长的小舅子,利用姐丈的权势,来到新生煤矿,扬言要在工人中征兵。矿厂负责人不敢得罪,拉开麻将牌桌,并叫会计科先给他送上几百元,作为赌资,又暗中叮咛陪他打牌的人,只准输不准赢。结果他满载而归,征兵之事也一句不提就走了。
  (3)渭北轻便铁道运新生矿的煤炭,规定每月给铁路上所谓高级人员每人一吨优待煤,付的是煤末价,要的是大块煤,每月矿厂得损失100多吨煤。
  (4)新生煤矿由渭南给西安几个工厂运块煤,在渭南装车,份量也够,但到西安过磅,40吨车皮的煤,往往短少3—4吨。有人给新生矿驻西安的负责人透了一个消息,说各工厂都给车站过磅人员行了贿,过磅时故意压低重量。因此,以后新生煤矿就给西安车站的过磅人员按时送几条好香烟,这样不仅不短数了,往往每个车皮反多出3~4吨来。
  (5)税收人员常驻在矿厂,矿厂负责人为了少缴纳税款,就给税收人员行贿,以多报少,压低日产量,少交税款。这种营私舞弊的行为,当时美其名曰:“各得其所”。
  解放战争时期,国民党的政治更加腐败,公职人员贪污成风,敲诈勒索更是常事。白水县的国民党军政党特人员,几乎是隔几天就成群结队地到新生煤矿来吃喝玩乐。那时,矿厂负责人一见这伙人,阿谀奉承,无微不至,打牌、抽烟、喝酒,挥霍浪费惊人。每月光这项招待,就得耗费几百吨煤的钱。矿厂负责人企图以奉承拉拢保住企业的命运,结果适得其反,新生矿被搞得七疮八孔,气息奄奄,朝不保夕。1948年夏,国民党的飞机狂轰滥炸,炸死一个来矿区买煤的无辜农民和许多牲畜,矿上也有一人受伤,吓得群众不敢再来买煤,使矿区营业大受影响。胡宗南军乘我解放军临时北移,窜到矿厂,诬赖两个工作人员是共产党,硬要拉走,并扬言当场给这两个人上非刑。矿上负责人不忍这两个工作人员无辜受酷刑,只得忍气吞声被敲诈去法币11亿元了事。
  国民党不仅在经济上摧残新生煤矿,在政治上也严酷地控制新生煤矿。它们在矿厂里成立了许多组织,有国民党的区分部和三青团的区分队,还有一贯道的活动。这些组织的骨干分子,借口防止职工中的所谓异党活动,肆意欺压工人。
  1947年9月,白水第一次解放;1948年秋,完全解放。党派以宋炳祥同志为组长的工作组进驻新生煤矿,向职工群众讲明党对民族工商业的政策,勉励大家努力生产,支援解放战争,并贴出保护民族工商业的标语,安定了人心。工作组还协助矿厂管理部门恢复生产,改善经营管理。在党的领导下,工人工作时间改为10小时,并取消了包工制,改善采煤方法,首先使原来几乎无法再生产的二厂获得了新生。1950年春,中共白水县委杨建舟书记亲自到煤矿视察,帮助矿厂解决了许多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,生产营业日趋好转。全厂职工群众感动地说:共产党挽救了这个矿。
  (陕西省政协供稿)
  《西北近代工业》


Baidu
sogou